•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三位香主》。

    如果以前兩個大漢是因為月古天的關系才當月生的狗腿子的話,那么現在基本上已經沒有任何怨言了,甚至可以說是心甘情愿。


    其實現在他們兩個在月生背后就是一個擺設,如今的月生也根本不再需要他們的保護了。


    “少幫主的命令你沒聽到嗎?還不趕快叫三位香主出來拜見!”


    看著面前被嚇得一動都不敢動的弟子,兩個大漢無需月生示意,直接站了起來提起那個弟子的衣領惡狠狠道,好歹也當了這么多年的狗腿子,嚇唬人的功底還是有的。


    再加上他們好歹在赤金幫也還掛著精英的稱號,每個精英都是外家高手,對于一個只練了些皮毛武功,最多打兩三個壯漢的弟子來說也是十分恐怖的存在了。


    剛才他們敢用如此態度對月生也是因為月生在赤金幫沒有一點威望,在清寧城又是出了名的紈绔公子哥,手無縛雞之力。


    但現在看來外界的謠言完全就信不得,高胖弟子心中不斷咒罵道,總有一天,他在聽到有人傳這種謠言,他一定會割下那些人的舌頭。


    他將月生領到了平日幫主在赤金幫的住處,正是最中心那座輝煌的建筑物,并且連忙向著三位香主的住處趕去。


    “劉香主,剛才有弟子來報,少幫主來了?!?/p>

    劉贊的一個心腹得到消息后急急忙忙向著劉贊的書房跑來,向著劉贊跑來。


    聞聲,劉贊將手中的狼毛筆放在硯臺之上,站起身來,拍了拍衣角的褶皺。


    “這個紈绔子弟幾乎從來不來赤金幫駐地,現在怎么想起來赤金幫駐地了?你知道什么原因嗎?”


    劉贊斜了一眼一旁弓著腰的心腹問道,對于月生的稱呼根本沒有把他當成少幫主。


    “這……倒是沒聽說,不過剛才屬下從那個來報的弟子口中打聽到一件不同尋常的事,少幫主剛才好像打死了一名赤金幫弟子?!眲①澞莻€心腹弟子小心翼翼道。


    “呵,還真是紈绔子弟,仗著自己父親的權勢為所欲為,就連赤金幫的弟子也是說打死就打死,等會恐怕有好戲看了,樓峰那個老家伙可是最看不慣這種事情的?!?/p>

    劉贊輕笑了一聲,根本沒有將月生放在眼里,在他看來,如果不是月古天是赤金幫幫主,以月生的性子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那香主您要去接見少幫主嗎?”那個心腹問道。


    “去,當然得去,不然怎么看好戲呢?”


    等會你多叫些弟子過來觀看,以樓峰的性格肯定會出手教訓那個小子的,而月古天向來當他自己這個廢物兒子當成了寶,如若樓峰教訓那小子的事情傳開,月古天可不會輕易放過樓峰。


    劉贊嘴角露出了一絲陰險的笑容,三大香主當中就樓峰一個人實力為骨氣生,力壓他和章潮。


    并且當年幫主對樓峰一家人都有救命之恩,樓峰對月古天可謂是忠心耿耿。


    如果不是樓峰對于月古天這個紈绔兒子所做之事嫉惡如仇,總是在幫主面前說月生的不是,必須嚴加管教,因此惹得幫主不快。


    以幫主對樓峰的信任,恐怕他早就壓得他們另外兩個香主喘不過氣來了。


    ……


    “什么月生那小子來了???”


    章潮一聽到月生到達赤金幫駐地的消息臉色陡然一變,面色陰沉至極,竟然和劉贊那幸災樂禍的模樣完全不同。


    “那個小子怎么會沒死?摧心草的毒性即使是我都難逃已死,他怎么能夠活著?”


    章潮在大堂之內來回踱步,臉上的神色如同天氣一般變幻多端。


    可能月生也沒想到,弄死他前身的人還真是赤金幫的人,而且還是三大香主之一。


    畢竟以他父親在赤金幫的威望,如果被他查出來這件事,別說章潮,就算章潮的家人親戚都逃不了干系。


    不過以前的月生剛死就被現在的月生接了盤子,月古天自然完全都不知道這件事,畢竟這件事完全是由章潮獨自一人所為,即使連他的親信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兒子,你放心吧,爹一定會給你報仇的!”


    章潮眼神深處閃過一絲恨意,明面上他沒有子嗣,但實際上他是有一個兒子的,是一個私生子,不過由于是和一個妓女所生,見不到人,所以就完全不敢放在明面來。


    他那個私生子一直被他寄養在別處,唯有他一人知道,至于那個妓女早已經“病死”了。


    而就在三個月前,月生和他的私生子在花紅樓爭風吃醋,他那個私生子也不知道是腦袋被門夾了還是怎么的,竟然沒有認出月生來,竟然被月生叫他的兩個狗腿子捉住他的私生子,隨后活活將他打死了。


    得知這個消息之后章潮簡直是如同晴天霹靂,整個人都呆住了,差點沒有直接闖進月府殺掉月生。


    不過冷靜下來之后他知道有月古天在,他想要殺月生沒那么容易,即使殺了也會連累自己和家人,才找到了一次機會在月生的飯菜之中下了摧心草之毒。


    “明明我親眼看見他吃下去的,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章潮百思不得其解,心中煩躁至極。


    “香主,香主,你要去嗎?”


    等了將近一刻鐘,他的心腹發現章潮已經沒有動靜,終于出聲提醒道。


    聽到聲音,章潮也冷靜了下來。


    “也許是哪里出了紕漏,不過我之前動手絕對隱秘,那個小子是絕對不知道是我干的,我不能在這個時候亂了陣腳,再說了,幫主也不在怕什么?”


    章潮一邊瞇著眼大步跨出房門,一邊在腦海中向著等會有可能出現的情況,以及應對方法。


    他剛才一時的慌亂主要是因為月古天威勢的緣故。


    ……


    而這時怒火沖沖的樓峰早已經來到了月生等候的大殿之前,直接推門而入,房門摔在墻壁之上發出了哐的一聲巨響。


    “少幫主!你可知道在赤金幫之前隨意殺害赤金幫弟子按照幫規是什么罪行!”


    還未見人,樓峰那如同洪鐘一般的怒吼聲就早已經傳進了大殿之內。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三位香主》。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神仙在演戲

    純潔少年

    丁墨梟寵

    魅舞紫瞳

    丹醫圣手

    千鳥本尊

    我的四目道長

    火環歸來

    天演論

    魚尾七秒

    支離帳

    殊雨
  •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出租屋偷窥作爱视频_荷尔蒙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_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_亚洲色欧美另类,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四虎影永久地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