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是不是對大爺我有什么不了解?》。

    賈嬴三人瞇著眼睛,目光穿過煙塵。


    虛無言又拉開破空弓,這次上面凝聚了三只嬰兒手臂粗細的箭矢。


    嗖嗖嗖!


    三只箭矢同時飛出,成品字形,射入煙塵中。


    “好像沒有動靜?”血無憂瞇著眼睛道。


    “不!有些不對!”賈嬴皺了皺眉頭,不知道為什么,他心里有種不好的預感。


    咚!咚!咚!


    沉重的腳步從煙塵中傳出,踩在三人的心頭上。


    “話說,你是在給月生大爺撓癢癢嗎?”


    一聲獰笑,雄壯的身影漸漸從煙塵中走出。


    月生將插在自己胸口上的三支箭緩緩拔出,輕輕捏碎。


    箭矢造成的傷口沒有流出一滴血,并且幾乎只是一個眨眼就愈合了,看得賈嬴三人目光一凝。


    “好強大的愈合能力,上次我們交手他有這種能力嗎?”


    血無憂眼皮子猛跳,他的愈合能力也很強,甚至比月生這還要夸張一些,不過那得看面對的是誰。


    如果是比他弱的人造成的傷勢,或者不是克制他的力量,憑借他體質的特殊性,他也能瞬間愈合。


    但那些箭矢可是虛無言的魂之力形成的,如果射在他身上絕對是三個大窟窿,沒有半個時辰別想好。


    “月生,好久不見,你滅我五臺派的仇,今晚是時候償……”


    賈嬴上前一步,看著月生,眼神如同一潭死水,不,看一個死人一般。


    嘭??!


    賈嬴還未說完,他只感覺一股巨大的吸力抓住自己,向著下面一扯,猝不及防之下,猛地將他砸在地上。


    “賈兄!”


    虛無言和血無憂一陣駭然。


    “還有空顧及別人,先管好自己再說吧!”


    一個聲音出現在兩人身后,同時他們紛紛感覺胸口一痛,肋骨咔咔作響,斷了幾根,喉嚨有股腥味,血不受控制的噴出。


    身體啪的一聲像是折斷翅膀的大雁落了下去。


    “上次那個躲在放暗箭就是你吧?怎么?這次不躲得遠遠的了?還是說這么有自信能殺死月生大爺?”


    月生一只腳踩著血無憂,一只手將虛無言提起,裂了裂嘴道。


    好強,和上次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什么鎖人魂,這家伙至少得鎖地魂,而且還不是剛剛踏入鎖地魂的強者,被賈嬴這老家伙坑慘了!


    血無憂和虛無言兩人在心里同時罵到。


    他們兩人都是鎖人魂頂峰強者,如果是面對普通的鎖地魂強者還不至于沒有半點反抗之力。


    “喂!那邊的老頭子,你還不從坑里爬出來嗎?還是說在等機會暗算月生大爺?”


    月生對著被砸進地底的賈嬴喊了一聲。


    既然他之前心血來潮提醒有危險,那么多半就在賈嬴身上,不說其他,那七紋詭兵五臺印就值得他注意了。


    嗡!嗡嗡!嗡嗡嗡!


    五道土黃色的光芒從坑里沖天而起,是五座巨型山峰,不過形態有些虛幻。


    由數十道,上百道虛擬的鐵鏈連接在一起,中間懸浮著一臺小小五方形臺子,緩緩旋轉著。


    它散發出一種厚重的光芒和氣息將這五座山峰擰在一起。


    從上空看去,這五座山峰的形狀仿佛就是中間的五邊形臺子的放大版本。


    同時,在這五座山峰之下一條寬大而又虛幻的河流環繞,泛起陣陣青煙。


    五臺印出現的一瞬間,月生不由心頭一跳,提醒自己有危險。


    躲不開,他也并沒有躲。


    任憑五臺印罩住自己。


    “這五臺印和之前有些不太一樣,威力提升了不少,還形成了青煙寒水陣,是進一步掌握了?還是之前有所隱藏?”


    感受著自己身上逐漸上升的壓力,月生身體沒有顫動,聲音也沒有波動。


    僅僅幾秒鐘,他就感覺自己像是背負了一座山一般。


    然而這對他來說并沒有卵用,擁有葬送之力的他,最不怕的就是這種東西,平時他可都是將自己籠罩在百倍重力當中鍛煉著。


    “哼哼!姓月的,為了讓你死的瞑目一些,本座就告訴你,這可是專門對付你,本座所鉆研出來的!”


    賈嬴的聲音縹緲無蹤,似乎來自四面八方。


    同時那本來慢悠悠的青煙開始向著月生聚集而來,竟然像是活物一般向著他周身毛孔鉆去。


    “??!??!”


    被他提在手中的虛無言和踩在腳下的血無憂陡然發出一聲慘叫。


    “嗯?”月生看了過去,只見兩人身體像是糠篩一般抖動,體內的魂之力不斷外泄。


    “七魄之靈被消融了?”月生挑了挑眉尖,有些驚訝。


    “賈……嬴,你……不得好死!”虛無言沖著上空怒吼了一聲,然后身體撲騰了兩下,就沒了動靜。


    月生隨手將虛無言的尸體向著旁邊一丟。


    “沒想到你這個老家伙還真是心狠手辣,竟然連自己人都殺!”


    月生一步一步向著上空“走”去,每走一步,他身上的重量就多一分。


    “自己人?他們可不是自己人,頂多算得上暫時合作罷了,能夠將你引入這陣中已經算是盡到他們的用處了!”


    賈嬴的聲音一邊回蕩,四周的青煙也不停地向著月生聚集,籠罩,向著他周身的毛孔鉆進去。


    不過這些青煙一進月生體內,要么被地火燒盡,要么被窮兇極惡的葬送之力給吃掉同化。


    月生已經來到了陣法頂端,看見了那緩緩旋轉的五臺印。


    “我記得你剛才說,這是專門針對月生大爺我的?話說,你是不是對大爺我有些不了解?”


    月生的手臂開始膨脹,變粗。


    一把向著那小小的五臺印抓去。


    賈嬴心中開始升起不好的預感。


    沒有多想,他拿出了魏武王給他的玉皇寶印投影。


    同時他手中結印,準備將五臺印收回來。


    咔嚓!


    一聲清脆的響聲在他耳邊想起,他看見五臺印四周土黃色的屏障被月生一拳轟碎,以其為基點開始向著四周蔓延,讓五座高峰虛影瞬間碎掉。


    “收!”


    來不及思考,他連忙喊了一字。


    五臺印微微一震,小幅度轉了轉,唰的一下向著賈嬴飛去。


    然而一只巨大的手掌出現在它前進的方向,一把將它抓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你是不是對大爺我有什么不了解?》。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布武天下

    宴會之神

    東京不熱

    符號娘

    世間有個除妖學院

    努力的阿曦

    基因傳說

    曉風陌影

    傾心男妃

    宅san

    小妖迷途

    青鋒石上
  •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出租屋偷窥作爱视频_荷尔蒙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_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_亚洲色欧美另类,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四虎影永久地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