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妖宗王騰》。

    “勝天,就是那小子完全不給我龍家面子,還搶了我師妹的玄冰之心!”


    同樣也是在中心地帶,龍家眾人聚集在一起,龍武指著夜天行所在的位置,眼神里閃過道道厲芒,龍勝天盤坐中央,仙光流轉,神輝浩瀚,他睜開眼眸,遠遠目視夜天行一眼,頓時,眼瞳里有凜冽涌動。


    “哼,動我龍家人,就是在找死,不過龍武,你怎么連這種貨色都對付不了?真是丟我龍家的臉?!饼垊倌胁恍嫉赝固煨?,“這種垃圾,不用大哥出手,交給我足以?!彼判臐M滿。


    “勝男,這家伙實力不俗,你千萬不要大意……”龍武嘴角微微一抽,話在嘴邊沒有繼續說下去。


    “你是擔心我搞不定這家伙?”


    “那倒不是,你若用黑白雙劍,對付這家伙自然不在話下?!?/p>

    “對付這種貨色,動用靈器?龍武,你小子未免太看不起我了!”


    “勝男,你誤會了,而是這小子實力實在變態,就連天河星域的那位圣女,都未曾奈何得了他?!?/p>

    “天河星域的圣女?只能說天河星域的圣女水準太低,若是遇上我,哼哼!”他嘴角噙起一抹弧度,目光赤果地掃過天河星域的天驕們,十分不屑。


    泉池中,余辰秋與夜天行徹底剛上,他催動一切力量想要將周圍流失的生命精華以及靈液吸扯回來,卻均是失敗,那些生命精華猶如被什么力量操控著一般,再也吸不回來。


    他雙手猛然握拳,骨關節嘎吱作響,恨得牙癢癢。


    “圣子,這家伙欠收拾,我們不能繼續隱忍!”九圣巢一名天驕神情冷冽,身上戾氣恨生。


    “不可?!庇喑角飻[手,“此刻其他星域的家伙對我們虎視眈眈,現在動手,于我們不利,這家伙跑不了,會有人對付他?!?/p>

    他狡黠一笑,心中自語:既然你想吸,那我就讓你吸個夠。心念間,他突然催動力量,將這四周的生命精華以及靈液全數朝夜天行所在的位置推送了去。


    夜天行感知到此,暗感不妙,果不其然,下一期瞬間,便有天驕站了出來。


    “還真當是給你臉了!”一名青年天驕暴跳如雷,身邊的生命精華以及靈液全部被吸走,修行被干擾,而今要找夜天行麻煩。


    “小子,我看你是不知道我妖宗的厲害吧?”頭頂上空,霎時血河再現,同樣的詭異身影,同樣的戰鼓聲席卷而來,在夜天行周圍的人瞬間神情大變,紛紛退避開來。


    “我說什么?總會有人對付他?!庇喑角锢湫B連,九圣巢一眾天驕頓時沖他豎起大拇指,“圣子高明!”


    “小子,你這塊兒地兒是我妖宗的了,你可以滾了!如若不然,休怪我等不客氣!”一名青年身穿紫袍,雙瞳散發著妖異的血色光芒,周身上下血氣滔天,戾氣、與妖力滌蕩,讓人不敢撼其鋒芒。


    夜天行淡淡掃過四野,在場中怕是有不少人想對付他,更有不少人覬覦著沐青穎身上的寶貝,這妖宗的家伙早便注意他們很久,即便不是因為生命精華與靈液,他們一樣會找其他借口對他們出手。


    這種挑釁,他從來不懼。


    揮手間,澎湃的元力如同水幕在身前形成一道堅實的屏障,識海中靈嬰開眼,雙手陡然結印,識海頓時掀起滔天巨浪,神識密密麻麻如同無窮無盡的絲線形成一道無形的屏障,阻擋下了那森然音波,


    霎時,一股霸道威壓在這天地間席卷。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夜天行喉嚨間吐出八個字,冷視妖宗天驕,袖手這間,這天與地霎時大道縱橫。


    “大道真意?”妖宗天驕微微皺眉,嘴角有著一抹戲謔色,“難怪敢如此囂張,倒是有點本事,不過,在我面前,即便領悟了大道真意又如何?”


    他雙手快速結印,血河中走出一道血色巨影,森然恐怖,手持戰鼓,燈籠般血紅的眼睛死死地盯著夜天行,只是一眼,便讓人頭皮發麻。


    這妖宗秘法,與天河星域血神府的秘法有那么幾分相像。


    “嘎吱,嘎吱!”


    骷髏骨骼作響的聲音,自那道血色身影中再度傳出,它猛然擂鼓,鼓聲轟鳴,猶如雷霆陣陣,震耳發聵,直沖神魂。


    夜天行的神識極其強大,但依然險些被這聲波攻擊所傷,可見妖宗這秘術的可怕之處。


    妖宗天驕殺來,手持一面嗜魂幡,幡上有無數怨魂在咆哮,這樣的嗜魂幡,也不知道殺了多少生靈才能祭煉而成。


    “妖宗王騰,手中嗜魂幡乃是他的本命神兵,威力不弱于靈兵,天河星域這家伙,這次怕是踢到鐵板了!”有人幸災樂禍。


    嗡!


    只見王騰戲謔一笑,手中嗜血幡瞬間揮下,將夜天行籠罩其中,各種怨魂的哭喊與嚎叫讓夜天行心神一亂。


    夜天行緊皺眉頭,右手握拳,轟然轟吸,一記霸拳直接將天穹轟出了一個窟窿。


    “哼哼,這一拳威力不錯,只可惜你遇上了我,今日必??!早便聽聞你實力可媲美圣子,今日一見,著實不錯!”他一邊揮動嗜魂幡,一邊不忘稱贊夜天行,由此顯得他的游刃有余。


    “你的廢話,有點多!”夜天行沉聲間,腦海中清心咒的口訣響起,霎時,那被影響的心神瞬間穩固,他右手猛然抬起,一掌鎮壓蒼穹。


    轟!


    大道之力與之共鳴,大道真意縱橫肆虐,這一刻,夜天行再度彰顯了他強大的實力。


    “妖宗秘術,出了名的變態,這王騰仗著手中的嗜魂幡即便是輪回境一重天的高手也可一戰,這夜天行固然強大,怕亦不是其敵手?!?/p>

    二人轉瞬戰至天穹,霸道波風滌蕩,猩紅色的罡風卷起千重氣浪,引得無數天驕動容,夜天行不得不承認,這王騰雖然囂張,但的確擁有著囂張的資本。


    手中黑戟乍現,袖手之下天地間狂風作響。


    夜天行沒有催動護身靈甲,欲用自身實力戰敗對手。


    轟!


    大道乾坤在作響,狂風在怒號,此刻的夜天行猶如一尊戰神,無敵之姿再現,震撼了場中無數人。


    余辰秋及九圣巢一眾天驕動容,他們已然見過夜天行的風姿,在與陳罡一戰中彰顯得淋漓盡致,再次見到,依舊為之而震撼。


    “哥,你覺得他們兩人誰能贏?”楊思蕊小手托著腮邊,饒有興趣地打量著二人。


    “妖宗王騰,實力不錯,若是他動用底牌,在場如此多天驕能與之一戰者不過雙手之數?!睏钅钗粞缘?,


    “那你的意思是,夜天行不是他的對手?”


    “不?!睏钅钗魮u搖頭,“夜天行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場中能與之匹敵者不過三兩人,對戰王騰,就看他愿不愿意拿出自己真正的實力?!?/p>

    “哦?”楊思蕊眼前一亮,“那這么說,就是老哥對上他,也沒有絕對的把握咯?”


    楊念昔躊蹴一瞬,“我可沒這么說,不過,即便是我想要勝他,也相當的難?!?/p>

    言下之意,不言而喻,楊思蕊一臉嫌棄地撇了撇嘴,“你可別吹牛了?!?/p>

    所有天驕都注視著天穹的戰斗,


    夢淑嫻盯著夜天行的背影,無論是氣勢還是招式都像極了那個人。


    “此人叫什么名字,實力如此強勁,怎么沒有聽說過?”池中正坐著一男一女,男束長冠,女插玉釵,一身華麗袍服彰顯著地位尊貴,這兩人赫然是天擁城的皇子與公主。


    “公主殿下,此人名叫夜天行,乃是天河人士,實力的確不俗,堪比圣子!”一人恭敬解釋,


    “夜天行?沒聽說過?!?/p>

    “他乃是副城主故交門下弟子,這個門派在天河星域相當出名?!?/p>

    “翰林軒?”公主微微咂舌,“原來如此,這些人的實力都很不錯?!?/p>

    “實力的確不錯,不過他的對手是王騰,王騰成名已久,手中的嗜魂幡不知剝奪了多少強大妖獸的神魂,一身妖修更是驚人,他怕是撐不了多久?!?/p>

    盡管夜天行有著與席夢竹一戰而未落敗的戰績,甚至戰敗了陳罡,但場中不少人已久不看好他。


    嘭!


    似乎是為了印證眾人的猜想,王騰一擊得手將夜天行震退,他朗聲大笑,“哈哈,小子,做我的對手,感覺如何?我可還沒用全力,我若用全力,這場上能與我一戰者,屈指可數!”


    他相當自負,稍占上風,便不把夜天行放在眼中,“同境界中,能與我王騰打成平手的,找不出幾人,敗在我手中,你應該感到榮幸!”


    話音之間,他再度揮動嗜魂幡,“時間緊迫,不與你浪費,一招,了結你!”


    只見滔天血氣染紅了天穹,鋪天蓋地漫卷而來,將這方世界染成了血色,血海中像是有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欲剝奪夜天行的靈魂,強勢無匹,且無可抗拒,


    這嗜魂幡,果然非凡物,不愧是本命神兵。夜天行感慨,


    只可惜,這極其針對心神以及神魂的嗜魂幡于他而言,發揮不了多少作用。


    這令得圣子級別都為之而忌憚的攻勢,驟然降臨,鋪天蓋地的攻勢,無處可避,只見夜天行不退反進,一步踏入了血河,在攻勢最為凜冽之地,驟然發難。


    “這家伙瘋了嗎?跑到攻勢最兇猛的地方?”所有人不明,以為夜天行在犯傻。


    實則不然,這是夜天行刻意為之,為的,就是讓自己的軀體去感受死亡臨近前的一切感受,唯有在這種于臨近死亡之際,才能將人體的潛能發揮到最大。


    轟!


    血海攜帶著風暴徹底將夜天行淹沒,這漫卷的血氣風沙淹沒了一切。


    森然的笑聲漸漸消失,在王騰看來,這一擊動用了他九成的力量,必然會讓夜天行再無一戰之力。


    “哈,哈哈……”


    他剛想笑,但突然間笑不出聲,臉上的戲謔,轉瞬變得有些尷尬。


    天地間突然落葉紛飛,無數落葉猶如刀片般在轉瞬間化作無數鋒芒切割而來,一道瘦削的身軀自血海中踏了出來,無人知曉夜天行是如何從這恐怖的攻勢下安然無恙地走出。


    王騰瞳孔猛然收縮,只感覺腹部一縮,嘴口一甜,一只拳頭已然不知在何時落在了他的肚子上,那昨夜的飯菜和著苦水一并隨血液噴了出來。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妖宗王騰》。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萬古皆寂

    甜味沙琪瑪

    風浪幽歌

    初雨彩虹

    骷髏奶爸

    長橋盡頭

    重生成狐

    玉落滿星

    暗之鑰

    伊真

    殊途同床

    鹿之夏
  •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出租屋偷窥作爱视频_荷尔蒙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_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_亚洲色欧美另类,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四虎影永久地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