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北陵三絕,席夢竹》。

    “桃花嶺,也想插上一腳嗎?”谷天歌冷視著席夢竹,神情不太好看,無論是墨念還是眼前的席夢竹,都是真正的圣子圣女,其中席夢竹更是被稱之為北陵三絕之一的竹。


    “玄冰之心,于我非常重要,若沐姑娘愿意割愛,夢竹愿意用天階絕品寶器一件用于交換!”冰冷的寒氣,一如面紗下她那張若隱若現的臉,覆蓋著冰霜,只是一念,便讓人渾身僵滯,動作遲緩。


    圣子與圣女同時出手,且又有諸多天驕在側虎視眈眈,谷天歌不在巔峰,這是一場沒有勝算的爭斗,玄冰之心,無論如何都保不住。


    “我愿意與你交換,”調息中的沐青穎睜開眼眸,蒼白的臉上恢復了一絲血色,她打定了主意。


    “但我有一個條件?!?/p>

    聽聞沐清穎的回答,輕紗下,席夢竹冷漠的臉上掀起一絲微瀾,她顯然沒有料到,沐青穎會答應,畢竟在場的人皆是知曉玄冰之心的價值,這顯然不是一件絕天階品寶器可以比擬的。


    “只要不是太過分,夢竹一定應允?!?/p>

    “不過分,也很簡單,如果翰林軒與九圣巢發生沖突,我希望桃花嶺不要參與進來,若神君殿有意參與,桃花嶺務必要出手幫忙阻攔?!便迩喾f沉聲道,她深知,因為夜天行與九圣巢的原因,兩派之間必有爭端,她無法要求桃花嶺出手幫忙,但也不希望桃花嶺和神君殿插手。


    “你這是想讓桃花嶺幫你翰林軒當打手咯?癡人說夢!”一名妖艷女子冷笑,寒冰之氣籠罩,散發無盡神輝,“圣女,何必浪費一件天階絕品寶器,直接動手搶過來便是!”女子聲音落下,同樣一股霸道的冰寒之氣朝著這方空間籠罩而來,當中凜冽,讓人背脊森寒。


    “區區兩人,對付他們,不用圣女出手,我等便足以!”身后方又踏來一名年輕男子,氣息凜冽,同為桃花嶺天驕。


    夜天行回首看了沐青穎一眼,他明白這女人跟席夢竹談條件,是因為他,因為他與余辰秋和九圣巢的關系,他們之間必有一戰。


    心頭不由流過一抹暖流。


    “玄冰之心,于你覺醒屬性力量有著偌大裨益,它屬于你的機緣,誰也無法奪走?!币固煨械灰恍?,向來冷漠的聲音里有著一絲溫軟。


    “桃花嶺若想戰,我夜天行一人接下,凡對玄冰之心有覬覦之心的,皆可出手,我在這里,玄冰之心便在這里,誰也妄想奪走?!?/p>

    低沉淡然的聲音,在此刻卻比什么都來得霸道,這低沉的語氣,何等的囂張,何等的張狂!


    沐青穎聞聲,嬌軀突然微微一顫,輕紗掩蓋下的芳容,在這一刻有著異彩流連,她呆愣地盯著夜天行的背影,此刻,心暖。


    “我……不想在連累你們?!彼念^有許多感激的話,但真正能說出口的,也只有這么一句。


    “不用擔心,我們翰林軒的人,從不懼任何艱難險阻,亦不懼任何損害同門利益之徒!”谷天歌暢然,秦蕭然、呂頌賢附和,踏向蒼穹,殺氣沖天。


    “說得好,我翰林軒,何懼!”谷豪暢然大笑,調整好狀態,在這一刻踏來。


    五道氣息沖天,將沐青穎擋在身后。


    夜天行咧嘴一笑,左手攤開,一方玉壺盛滿佳釀,豪邁間痛飲一口,


    “女人,今日,只要我在,誰都別想動你分毫!我輩年少,當豪情萬丈,以天驕為石,鑄成王之道!”


    霸氣灑脫一聲暢然冷喝,谷天歌幾人熱血沸騰,他手中玉壺一擲,右手握黑戟,一念下,戰意沖天,袖手之間畫地為牢,戟尖光芒涌動,一股震徹人心的殺氣,在這一刻如浪濤席卷。


    王者之威滌蕩,遠方墨茹淵與席夢竹動容。


    “戰??!”一喝,


    “戰?。?!”谷天歌幾人喝。


    霎時間狂暴的戰意,自幾人周身傳蕩開來,令得所有天驕為之動容。


    “呵呵,想讓我輩當你成王路上的基石,你,還沒這資格!”


    “光喊兩聲口號,以為就能贏嗎?”又有天驕冷笑,欲出手。


    “戰意很足,就是不知道,你能否接下我幾招!”墨念動了,強勢出手,揮手間便是鎮壓諸天之勢,推動大道真意,演化輪回道痕,欲將夜天行鎮壓于此。


    他很強,強得龍武之流難以比擬,演化的輪回道痕強大無匹。


    “呼~!”夜天行沉吸一口氣,不敢懈怠,雙手猛然合十,一道佛音絕唱,佛光璀璨,霎時驚艷了這萬里河山。


    卐字金符沖天,不世佛蓮盛開,佛光滌蕩,此刻的夜天行在佛光的籠罩下,神圣至極。


    “戰!”


    鏗鏘之音響徹,幽暗的雙眸霎時迸射出金光,他攜霸拳迎戰墨念,在最強防御姿態下,強如圣子的墨念也根本無可撼動他的防御分毫。


    “怎么可能!”


    墨念瞳孔收縮,不少天驕瞠目暗驚。


    “你,不是我的對手!”漠然聲音,霸道無匹,抬手揮拳鎮壓墨念,每一拳每一掌皆蘊含大道真意,在演化佛家大道,此刻的夜天行如同一尊斗戰勝佛,無可撼動的道心,與無可撼動的防御,墨念根本無可奈何。


    堅硬防御,非靈器不可撼動分毫!


    轟!


    天地之間,波瀾壯闊聲中,罡風肆虐八方,章天秀無敵之姿盡顯,壓得墨念難有還手之力。


    “這才是他真正的實力嗎?”這一刻,不少天驕暗自慶幸,沒有貿然動手,否則此刻怕是難逃傷殘。


    “王者之威,無敵之姿,若成長起來,必是一方豪雄!”輕紗下,席夢竹自語喃喃,在那一刻,竟是有些看呆,美目凝視著那道神圣的身軀,并不高大,卻充滿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在他的身上,竟是有著那人的影子!”此刻的夜天行,讓她想起了那個誤闖桃花嶺的無恥之徒。


    “呼~”她輕呼出一口氣,纖纖玉指,掐訣,霎時寒霜凜冽,冰封了這千米方圓,只見她蓮足輕踏,步步生花,


    冰花綻放,美艷了這空曠冰冷的空間。


    “嗡!”


    一聲輕鳴響徹,她玉手輕然一握,一把冰劍翻然握在手間,袖手之間,身后冰風呼嘯,萬把寒冰凝結而成的冰劍朝著夜天行洞穿而去。


    “小女子不才,愿領教公子高招!”清冷的聲音下,萬劍齊發,凜冽之勢,令得夜天行為之動容。


    “圣女賜教,焉有不接之禮!”


    轟!


    一拳震飛墨念,后者狼狽地在虛空上劃出一道軌跡,


    萬劍瞬間將夜天行籠罩,寒冰瞬間封鎖了夜天行的一切防御,身形不由一滯,行動變得遲緩。


    “小心了!”


    香風裹著寒氣,席夢竹的倩影化作一道殘影瞬間出現在夜天行的身前,一把鋒利無匹的寒冰劍瞬間洞穿了他的防御。


    咔擦!


    破碎聲響徹,夜天行神情一沉,連絕品寶器都無法破開的不世之蓮,竟是被她手中的冰劍破開了。


    “無影無形,無鋒無芒,寒劍青霜!”墨茹淵凝望著這把冰劍,低語喃喃。


    寒劍青霜,真正的靈器。


    來不及做出任何避退,右手猛然抓向冰劍的利刃,霎時,堅硬如他的肉身,竟是在此時出現了一絲血痕。


    “好鋒利的劍!”夜天行沉眸間身軀陡然一震,霸氣席卷,霎時覆蓋的寒冰化為無盡碎片,紛紛揚揚灑落開來。


    “阿彌陀佛!”


    佛音絕唱,他覆手揮下,虛空被一掌拍碎,蠻橫的一掌足以拍死凝神境高手,然而這樣一掌,卻連席夢竹的影子都沒有碰到。


    “快!”


    眼前不斷變換的殘影,讓得夜天行微微一驚,除卻香風依舊,一切都是那般的冰寒徹骨。


    “嘶啦!”


    背脊突然遭受一劍,堅硬的肌膚,被劃出一道血痕。


    席夢竹沉默了,寒劍青霜的鋒利程度,足以撕開輪回境強者的防御,而今在他身上,卻只是留下一道淺顯的血痕。


    “體修?”她腦子里蹦出這兩個字,可真正的體修她見過無數,可絕對沒有如此的堅硬。


    難不成,又是荒體?


    她的腦子里,又涌現出那個人的模樣,同樣受她一劍,不過只是帶起一絲血痕。


    可這個念頭,瞬間就被她摒棄,荒體何等的稀少,不可能讓她遇到這么多。


    “夜兄,小心!”谷天歌神情一凜,他們從未見過有人能破開夜天行的防御,而今卻在席夢竹手中受了傷。


    “無恙,不用幫忙!”夜天行泰然自若,一點傷痕無傷大雅,面對席夢竹這般強大恐怖的高手,尋常人怕是心頭已然生駭,而夜天行卻絲毫不為所懼,


    反而,


    他的嘴角不經意間卻是噙起一抹常人難以察覺的弧度,


    他在笑!


    席夢竹注意到了這一幕,這笑容竟是與那人那般的相像,這是她生平,遇到的第三個在與她交戰時,還能露出如此笑容的人。


    他在竊喜,這種竊喜,只有在遇到真正對手時才會露出的竊喜。


    “鏗!”


    又是悄然一間,這一劍夜天行再不像方才那般狼狽,他渾身肌肉在劍鋒觸及之際凝縮在一起,形成無比堅實的防御,即便是寒劍青霜也不能破開。


    這一刻,席夢竹動容,在這極寒之地,再加上寒冰如此封凍,任何人的肌膚都會變得麻木感知大大下降,從而察覺不到她劍從何來,而他,卻能在她劍來的瞬間,做出反應。


    可見,他的肌膚并沒有麻木,感知也很清晰。


    這樣的對手,她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遇到了。


    “抓到你了?!币固煨型蝗恍镑纫恍?,右手猛然揮來,一巴掌拍在了空處,但這空蕩的地方,卻傳來了沉重的撞擊聲。


    “怎么回事?”眾人驚訝地望著這一幕,席夢竹的倩影明明在左手之處,夜天行的手掌明明拍在空處,卻結結實實落在了席夢竹的身上。


    “你,很奇怪?!毕瘔糁裼闷婀謨蓚€字來形容夜天行,但她卻說不出夜天行奇怪在哪里,她的身法很快,同境界顯有人能捕捉到她的位置,而夜天行卻做到了。


    實則,捕捉到她的位置,對于夜天行來說,很容易,他的天靈根雖然被剝奪了,但重生的靈根卻同樣具備極強的洞察瞬息的能力。


    而只要能捕捉到她的位置,想要對付她,便容易很多。


    正文 南荒有少年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北陵三絕,席夢竹》。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神醫仙妃

    我是拂過

    無線系統之天途

    飛碟ufo

    上帝的末日審判

    鐘筱雪

    晨曦新浪

    江瓜瓜

    末世傳奇之旅

    夜玄周幼薇

    術鬼

    忠厚老實六
  •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出租屋偷窥作爱视频_荷尔蒙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_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_亚洲色欧美另类,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四虎影永久地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