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問別人是誰之前不應該先自報家門嗎?》。

    因為在江湖中,百鬼夜行圖就是人命的代名詞,就算是最垃圾的百鬼夜行圖其中也至少包含上千條人命。


    “眼光不錯,竟然識得這百鬼夜行圖,不過可惜,今日你們都得成為它的養料?!?/p>

    冰冷陰森的聲音從黑暗中傳來,飄忽不定,讓人難以分清方向。


    隨著這聲音落下,地面陡然浮現出一道道虛幻的魂魄,速度極快,幾乎一瞬間向著月生四人的身體掠來。


    姜無缺三人剛想要防御,卻感覺身體一緊,如同身在泥潭一般,全身的力量都被鎖在體內。


    “這是什么?”他們頓時一驚,想要掙脫,卻發現連體內的魄之力都難以調動。


    “哼!”


    熊??!


    然而月生輕輕冷哼一聲,身體一震,他周身束縛他的死氣瞬間被震碎。


    隨之他腳下一踩,地面發出咔嚓的碎裂聲,地火猛地一漲,幻化成幾只火焰巨手,帶著層層熱浪向著那些虛幻魂魄抓去。


    十幾聲尖銳的慘叫,那些魂魄直接被地火給化為灰燼,魂飛魄散。


    “竟然說要讓月生大爺成為養料,真是有意思,本來大爺準備放你一條生路的,不過現在卻突然改變主意了!”


    月生緩緩抬頭,臉上露出一抹獰笑,除了姜無缺外,樊響和余旦已經在死氣的沖擊下暈了過去。


    嗡!


    月生話音還未落,身影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好快!”


    姜無缺才剛剛緩過一口氣,抬起頭,發現月生消失之后頓時愣了一下。


    他也是有見識的人,自己父親也是鎖天魂強者,他很清楚月生的速度絕對超過他的父親。


    “人去哪里???”


    比起知曉月生實力的姜無缺,正在暗處操縱百鬼夜行圖的黑衣青年更為震驚。


    這可是在百鬼夜行圖當中,就是對方的實力高他幾個層次也不可能瞞過他的感知。


    “這年頭,真是什么不知死活的小爬蟲都敢出來混江湖了呀!”


    熟悉的聲音在黑衣青年耳旁響起。


    “什么時候???”


    他頓時大驚失色,猛地轉頭同時向著側面退去,不過迎面而來卻是一張獰笑的面孔和大手。


    他瞳孔漸漸張大,本能的放出魄之力防御,并且用手上師父交給他的子圖控制周圍的死氣喚出魂魄擋在自己身前。


    啪嘰!


    就像捏水泡一般,月生輕輕就將擋在自己身前的一切輕輕捏碎,魂魄以及魄之力屏障。


    他捏住黑衣青年的腦袋,像是提破爛的布娃娃一般提了起來,然后嘴角兩邊微微裂開,嘭嘭嘭直接向著地面砸去。


    “饒……”


    黑衣青年饒命還未說出口,就被恐怖的力量和劇痛給淹沒,然后失去了意識。


    “真是弱小的蟲子,這么囂張的口氣,還以為能夠讓月生大爺多高興高興?!?/p>

    月生看了一眼已經變成一灘肉泥的黑衣青年,癟了癟嘴,隨意丟在一旁。


    “月生大人,不用留活口問點情報嗎?”


    瞥了一眼黑衣青年的尸體,姜無缺眼皮猛跳了兩下,對月生兇殘程度又明白了幾分。


    如果不是實在沒有辦法,他絕對不想待在這種人身邊。


    “不用,只要留著完好的人頭回去給司庭就行了,再說了,下面還有一只更大的蟲子,他似乎因為月生大爺我殺了這只小爬蟲而有些不開心了?!?/p>

    月生一邊獰笑道,一邊揮舞著曄曄隨手將黑衣青年的人頭給剁了下來,并且拿出一塊黑布將其包了起來。


    ……


    “風駿死了!”


    在黑衣青年死的一瞬間,還正等著自己弟子送尸體下來給自己療傷的焦文濤頓時睜開了眼睛,臉上充滿著不可思議和怒火。


    他身體頓時化作一道黑影消失在地下室。


    ……


    “還有其他人?他不是百鬼夜行圖的主人?”


    聽到月生的話,姜無缺又驚了一下,開始警惕起四周。


    “當然,不然你以為這種等級百鬼夜行圖是這種實力的小蟲子能夠擁有的,你說對吧,躲在旁邊的老頭子!”


    月生話音還未落,瞬間出手,快若奔雷,肌肉猛地膨脹,上面的青筋凸起,整只手臂增大數倍,幾乎一瞬間向著左邊身側地面一拳砸去。


    轟?。。?!


    巨響一聲,被死氣侵蝕得漆黑的地面層層開裂,碎裂的石頭向著四面八方飛濺。


    熊!


    裂縫當中,地火瞬間蔓延,將整個富裕鎮都照亮,溫度也頓時上升了數十度。


    一道黑影向著遠處倒飛出去。


    姜無缺被突然動手嚇了一跳,不過有之前幾次,他立馬反應過來帶上地面的樊響和余旦兩人向著后方退去。


    這種程度的戰斗,他站在一旁簡直是拖后腿的累贅。


    “不愧是能夠殺我弟子的人,不知道閣下是何人?”


    焦文濤看了一眼自己被燙焦的皮膚,面皮微微一抽,瞬間知道月生至少是和自己同階的強者。


    他現在不僅有重傷在身,百鬼夜行圖中的紅衣厲鬼,就是他的本命厲鬼,也正在沉睡恢復中,再加上有著智興那老和尚的追殺,他并不想節外生枝。


    雖然十分討厭智興那老和尚,但不管怎么說對方也是鎖天魂強者,就是他有七紋詭兵等級的百鬼夜行圖,有著鎖天魂實力的紅衣厲鬼,但他本身距離鎖天魂之境卻始終差上半步,就算全盛狀態和智興那老和尚也只能五五開。


    “問別人是誰之前不應該先自報家門嗎?老家伙!”


    撕啦!


    月生狂笑一聲,向著焦文濤聲音的方向射來,銀色巨斧在他左手中一揮,掃過一道銀色斧光劃破黑暗,順勢將幾座屋頂劈開。


    “閣下的脾氣還真是暴躁,如果我一心想躲,在這百鬼夜行圖當中你是找不到我的位置,說實話,你與我無仇無怨,我并不想無緣無故和閣下這種強者為敵,至于弟子,只不過是隨時可以換的東西?!?/p>

    如果月生實力比他弱,他到不介意順手為他報仇,但月生表現出來的實力完全不弱于他,至少不弱于現在的他,他并不想因此讓自己的恢復計劃因此被打斷。


    最重要的是,他并沒有認出月生到底是誰,對月生一點根底都不知,這種人是他最忌諱的敵人之一。


    “是嗎?老家伙你還真是有信心月生大爺找不到你呀……”


    月生一雙眼睛在黑暗中不斷掃來掃去,并且將銀色巨斧換到右手,曄曄頓時明白月生的打算,在月生巨化的右臂中猛地變大,然后被他像是門板一般向著地面拍去。


    轟隆?。?!


    在月生恐怖的巨力,整個富裕鎮瞬間下沉了幾分,遠處觀戰的姜無缺頓時被這劇烈的搖晃晃倒在地。


    “在這百鬼夜行圖中,月生大爺的感知的確被壓制了,這百鬼夜行也的確難破,但是……只要將富裕鎮給掀起來,大爺看你怎么發揮這百鬼夜行圖!”


    月生放下銀色巨斧,雙手按在地下,然后調動一分葬送之力,葬生氣場全覆蓋富裕鎮,頓時,整個富裕鎮向著半空飛去。


    “什么?這是什么力量?”


    感受到富裕鎮在向著半空升起,焦文濤頓時坐不住了,這富裕鎮現在是百鬼夜行圖根基,大部分他收集來修復百鬼夜行圖的尸骨都放在富裕鎮之下,那他的計劃就真的泡湯了。


    “既然你找死,我就成全你,九月,醒過來!”


    焦文濤大喝一聲,雙手結印,將自己的力量輸送進入百鬼夜行圖之中。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問別人是誰之前不應該先自報家門嗎?》。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殤神錄

    甘齊教授

    傲骨重生

    九大寇

    恐怖黎明

    折疊

    瀟灑都市

    一半是天使

    桃偶艷欲

    花還沒開

    炮灰養女

    熊海龍
  •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出租屋偷窥作爱视频_荷尔蒙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_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_亚洲色欧美另类,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四虎影永久地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