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我也許將成為第一只被餓死的七尾天狐》。

    中年男子忍著脊骨斷裂的疼痛,面色蒼白,冷汗流過鼻尖,露出一副難看的表情道。


    “月生大爺剛才難道沒說嗎?只要交出你修煉的功法,就饒你不死!”月生神色不善道。


    “功法?好好,小的現在就背給大人聽!”


    中年男子連連點頭,此時他已經慌了神,也不死撐,他又不是九方郡商隊的死士,能夠有一絲活命的他都會死死抓住。


    至于月生到底遵不遵守,那就不是他能決定的了。


    隨后他磕磕巴巴地將自己修煉的功法說了出來。


    “嗯,不錯,果然是可以融合的?!?/p>

    月生看了一眼地淵界面,滿意地點了點頭。


    “滾吧!月生大爺向來說話算話!”


    月生將中年男子一丟,就不再管他。


    然而這時一條白色的尾巴閃過,將還沒落下的中年男子一穿而過,釘死在空中。


    隨后月生就看見小白狐吸收了三個拘伏矢強者的氣血,收回自己的尾巴,在背后一搖一搖的,眼睛充滿期待的神色看著月生,似乎在等著夸獎。


    “咦?小狐貍,我記得月生大爺沒有交過你補刀呀?你怎么這么熟練?”


    月生一臉狐疑地看著小白狐,將她拎了起來。


    “嗚~”


    似乎是由于有旁人在一邊,小白狐沒有說話,只是輕輕叫了一聲,讓月生一臉懵逼。


    他可聽不懂狐貍的語言。


    “算了,反正我沒動手殺他就是了,正好還多賺二十多的能量?!?/p>

    月生搖了搖頭,將小白狐掛在腰上,準備再去死人堆里面撿點食物和水,然后趕路。


    “咳咳,大……大人……”


    當月生走過那口中還吐著血的白胡子老頭身邊時,他突然聽見老頭虛弱的聲音。


    “老頭,干嘛?莫非你還想讓月生大爺給你療傷?”


    月生瞥了白胡子老頭一眼道。


    “咳咳,老朽不敢,老朽只是想多謝大人的救命之恩,老朽也沒什么本事,只能給大人你做牛做馬來報答大人的救命之恩?!?/p>

    白胡子老頭一臉感激的模樣。


    不過白胡子老頭話音剛落,他就感覺自己眼睛一花,直接被月生捏住脖子拎了起來。


    “老頭,你是在把月生大爺當傻子玩吧?還真當大爺我是開慈善堂的?說吧,那些人為什么要追殺你!”


    月生眼睛一瞇,如果這個白胡子老頭說不出個所以然,他就捏死這個老頭,敢讓他當擋箭牌,他就敢給把這老頭給埋了。


    白胡子老頭一臉苦笑,他也是逼不得已才出此下策,不然的話他和林夕能夠逃過一次兩次追殺,還能逃過三次四次嗎?


    要知道九方郡商隊可是有拘吞賊以上的強者,真要到那種強者出馬,那他可是真的一丁點反抗的能力都沒有了。


    他咽了咽喉嚨里的鮮血,看了一眼地上的林夕,然后有些苦澀地說道:


    “大人,是因為林夕的血脈?!?/p>

    “林夕?你是說地上那個昏迷的小女娃?她血脈怎么呢?值得這么多拘七魄的強者來追殺你們?”


    月生略帶好奇地看了地面上的小女孩一眼問道。


    白胡子老頭嘆了口氣道:“她有著九方郡商會會長的血脈,是會長在外面和一個青樓女子所生,


    出生之后那個青樓女子雖然礙于商會顏面被處死,但林夕卻被會長悄悄留下來了,老朽也是會長派去保護林夕的,并且林夕也沒有隨會長姓,而是隨著老朽姓,


    這次會長不知為何突然病重,各大公子對于會長之位都虎視眈眈,并且還得知了林夕的身份,有著會長血脈的她自然不會被放過,


    老朽還請大人收留林夕,日后老朽愿意為大人做牛做馬!”


    最后白胡子老頭甚至帶著哀求地語氣了。


    九方郡商隊歷來會長都不分男女,只重經商能力,以往也不是沒有過女會長的經歷,不然林夕也不會被追殺了。


    “你們是死是活關月生大爺什么事?你這種弱雞大爺我隨手可以捏死幾個,要你效力有什么用?沒有直接把你打成能量已經算是我發善心了。


    別說我們非親非故的,就算是什么親戚,遇到這種事情都愛死不死,早死早超生,省得拖累大爺我?!?/p>

    月生將白胡子老頭一丟,癟了癟嘴就準備離開了。


    他所說的拖累可不是因為別人拿他的親人親戚威脅他,他就會就范,而是因為這個世界上可是有一些能夠通過血脈詛殺對方的神通詭法,這還是月生才從葬生老祖的記憶中得知的。


    當初有些魔道強者為了避免這種弱點,可是親手將和自己有關血脈之人通通殺掉了的。


    至于月生,就算他想用這種方法都用不了,因為……他根本不知道他娘是誰,又到底有多少親戚,就算想殺都殺不完。


    一想到這里,他翻了一個不禁白眼,只能通過增強自身來應對以后可能出現這種情況了。


    隨著實力越來越強,敵人越來越多,他相信總會遇到這種敵人的。


    隨著月生背影的漸漸遠去,白胡子老頭變得越來越絕望,他不敢再叫住月生了,因為他知道,如果他再多說一句,自己包括林夕都會被殺掉的。


    他從月生的眼中看見了不在乎這種神色,就如同他看其他小動物一般,一樣的眼神。


    月生肩上扛著一個大大的包袱,里面裝滿了衣服食物水還有銀票,都是他從死人堆里面找出來的。


    他速度很快,步伐很大,每一步都要走兩三丈遠。


    “娘親,你為什么不收下那兩個人類?我看他們并沒有什么惡意呀?”


    小白狐好奇地抬起小腦袋,兩只圓溜溜的眼睛看著月生問道。


    “嗤!我們現在連自己都養不活,拿什么去養活兩個一點用處都沒有的弱雞?難道把你的口糧分出來給他們嗎?”


    月生一邊說道,一邊從口袋中掏出來一塊肉干吃。


    “當然不要!”


    小白狐腦袋甩得和撥浪鼓一般,她每頓的口糧本來就少,還要被月生搶走許多,如果再分出去一些,她懷疑她將會是第一只被餓死的七尾天狐。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我也許將成為第一只被餓死的七尾天狐》。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萌物出沒

    酒儒

    嫁竹馬

    鳥鳥的倩

    水仙有毒

    月夜三郎

    赤金大陸之龍吟之殤

    媚魚

    田園茶香

    愛殺

    烈火青春

    牽馬
  •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出租屋偷窥作爱视频_荷尔蒙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_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_亚洲色欧美另类,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四虎影永久地址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