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提示: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導致大量書籍錯亂,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感謝您的訪問!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疑惑》。

    其中絕大多數人都是想要看到賈仁打敗月生,讓他好好教訓教訓這個惡霸,好為被他欺負過的人出口惡氣。


    只不過有這種想法的人都是些處于江湖底層的武者,實力微弱,惹不起月生,屬于敢怒不敢言的那種。


    至于和賈仁同為俊杰的人,真正的目的則是來打探賈仁的實力,另外還有一點點期待賈仁被月生打敗。


    畢竟月生最近的勢頭兇猛,說不定有機會呢?


    相比月生這個只是一個不入流勢力的頭頭,他們更加希望看見賈仁這個五臺派的未來派主的候選之一慘敗。


    其實當賈仁來到東城擂臺區域時就已經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對了,以前他被挑戰可沒有這么多人來看。


    “人還真多呀!恐怕都是來看賈師兄的英姿的吧!”


    那個雀斑女弟子在背后得意地說了一句,不動聲色地拍了賈仁一記馬屁。


    其他幾個弟子頓時瞪了這個雀斑女弟子一眼,連忙跟著附和道:


    “那是當然,賈師兄的名氣在整個東城都是響當當的,我聽說半個月前姬家俊杰姬無意挑戰賈師兄,不出十招就被賈師兄擊敗了?!?/p>

    “誰說的?我聽說是五招……”


    “明明是三招……”


    “胡說!我親眼看見賈師兄只出了一招!”


    “哼!你們都是從哪里聽來的江湖傳言,我才是真真正正地看見賈師兄僅僅憑借氣勢就將那姬無意給嚇趴了!”這是另一個五臺派女弟子的聲音。


    然而他們卻沒有注意到走在最前面的賈仁的臉色越來越黑,他雖然不厭惡別人拍他馬屁,但在大庭廣眾下這樣胡說八道絕對會被其他俊杰恥笑的,更是在為五臺派抹黑。


    “你們都閉嘴!”


    賈仁終于忍不住了,轉頭呵斥一聲,將幾個五臺派弟子頓時嚇得一個激靈,不再說話。


    “嗤!賈仁,你們五臺派的弟子口氣可真是不小了,什么時候你僅僅用氣勢就嚇癱了姬無意的?”


    一個譏諷的聲音突然從一旁響起,頓時引起了幾人的注意。


    “是誰???”幾個五臺派弟子頓時一怒,轉頭向著此人看去。


    “玉家玉子山?!?/p>

    玉子山微笑地站了出來淡淡道。


    “玉子山?我記得你的哥哥是玉子林吧?”賈仁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


    玉子山神色頓時僵住,每個有個強于自己哥哥的人,都不喜歡別人見面就提起自己哥哥。


    “替我轉告你哥哥一聲,日后我賈某人自然會向他挑戰的,我們走!”


    賈仁連正眼都沒瞧過玉子山一眼,在他眼中,現在只有拘吞賊之境的強者才能作為自己的對手。


    賈仁來到東城擂臺坐臺老人處,語氣略帶恭敬道:


    “豐老,我來了!”


    他其實以前也只以為眼前這個老人僅僅只是一個普通人,但直到有一次他父親專門提到這個老人,頓時驚醒,明白這個老人不是普通人。


    豐老深深地看了一眼賈仁道:


    “你先等一下,我傳信通知一聲月生?!?/p>

    “豐老,你先等一下,這次除了這月生以外,我還想挑戰其他人,不知道豐老能不能為我推薦一人?!?/p>

    賈仁微微泄露一點屬于拘吞賊強者的氣息,他相信如果眼前這個老人真有實力絕對能夠看出來他的實力。


    果不其然,他沒有在豐老臉上看見絲毫的驚訝之意,反而是微微點頭道:


    “不錯!”


    聽到這聲不錯賈仁露出了一抹微笑,但隨后豐老的話頓時讓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臉上。


    “不過你想要挑戰其他人,還是先將月生擊敗才行,那個不禮貌的小子可不是那么簡單?!?/p>

    豐老語氣很平淡,他雖然也看不穿月生到底是什么實力,但卻知道月生每場戰斗都沒有拿出全力。


    “豐老,你的意思是他比我強?”


    賈仁有些驚疑不定,如果是其他人,即使是同樣的俊杰說這種話,他都不會相信。


    但眼前此人很大可能是鎖三魂強者,說的話就由不得他不信了。


    然而他只見豐老輕輕搖頭,“倒不是說你不如他,而是你不能輕視他,他的實力絕對不止表現出來那一點?!?/p>

    “多謝豐老提醒,不過我相信我一定會獲勝的,因為我是賈仁!”賈仁很自信地說到。


    “哦?是這樣嗎?月生大爺等了這么久,還以為你嚇破膽不敢應戰呢!”


    一個譏諷的聲音陡然響起,眾人只見一個身材高大魁梧遠超普通人的光頭男子推開人群走了走了出來,身上散發著一股兇煞的氣息。


    當看見月生出現的時候,沒有人注意到坐在臺子后的豐老眼中露出一絲疑惑之意。


    “你就是月生?”


    賈仁轉身看著月生用同樣平淡的語氣說到,氣勢絲毫不落下風。


    “就是你月生大爺,逼話少說,既然來了就上擂臺吧!”月生獰笑一聲道。


    “此人還真是粗鄙,沒想到挑戰賈師兄的竟然是這種人!”賈仁背后的那個雀斑女弟子用一種鄙夷的目光看向月生道。


    “你說什么?”


    月生猛地轉頭,身上的兇煞之氣陡然向著雀斑女子壓去,不過賈仁輕輕向左一步就擋住了月生的氣勢。


    “此人的確很強,可是應該還沒有踏入拘吞賊?!?/p>

    感受到這洶涌澎湃的兇煞氣息,他心中暗道,不過更多的是暗松一口氣,他可不想在挑戰前五十名的俊杰之前就使用出全力。


    他看著月生,語氣平穩道:“閣下,她只不過是我五臺派的一個還沒有成就拘七魄的女弟子,何必為難她呢?有什么事情盡管沖著我來?!?/p>

    雀斑女弟子和另外的五臺派弟子頓時用仰慕的目光看著賈仁,就連其他圍觀者們也暗中頷首,對賈仁暗暗稱道。


    “既然這樣你就選場景吧!”


    月生收回自己的兇煞氣息,看著其他人眼中就宛如退讓了一步一般,但在場所有人當中卻有兩個人發覺了有些不妥。


    其中一個自然是豐老,只見他自從月生出現就盯著他打量個不停,嘴中低喃道:


    “這小子,怎么感覺有些怪怪的,雖然長相和魂魄氣息都是一模一樣,但總有種不對勁的感覺,到底是哪里呢?”


    但月生絲毫沒有在意,10級的鏡像分身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即使是鎖三魂強者都看不出和他本體的差別,最多感覺有點奇怪。


    這一點他早就從葬生老祖的記憶中了解到了。


    另一個人則是東城的執法隊長斐十宗。


    只見他站在遠處,眼中露出疑惑的神色,“這個老怪物到底是在想什么?以他的性格和實力,即使賈仁是五臺派派主的兒子,也不應該退讓的吧?”


    雖然他的實力只有拘除穢,不能像豐老一般感覺到月生身體的奇怪,但他看人的眼里卻不是一般的準。


    尤其是在月生第一次到東城擂臺時,還和他發生了激烈的沖突,他很清楚月生這個人的性格不是一般的極端,對于實力不如他的人絕對不會退讓的。


    這幾天月生收服虎鯨幫以及花翎街,霖雨街,空旭街三條街,但在他看來,這只不過是月生這個老怪物弄著好玩罷了。


    身為一個鎖三魂強者,只要愿意,振臂一呼,絕對會有不少三流勢力來投,即使是差一點的二流勢力說不定也會投向其麾下,尋求庇佑。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 《疑惑》。

    本章未完,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

    江山為媒

    別唱

    重生君策

    長安無名氏

    熱血狂神

    魔神劍尊

    溜肉段

    黑夜的白羊

    養女成

    羽柯

    戰鷹2

    凈水
  • <nav id="2wm4w"><nav id="2wm4w"></nav></nav>
  • <menu id="2wm4w"><strong id="2wm4w"></strong></menu>
  • 出租屋偷窥作爱视频_荷尔蒙电影完整版在线观看_开心播播网综合亚洲_亚洲色欧美另类,日本中文字幕不卡无码视频,日本播放一区二区三区,四虎影永久地址在线